光留

无趣的人

短篇二则

没有任何考据

自我兴趣填充

都没写完


hp和架空


1

“看看,我们家族又出现了一个奇葩。”出声的是位黑发少年,说完这句话后他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靠,没有理会对面人的不赞同眼神,嘴咧出嘲讽的弧度便合上眼睛闭目养神起来。

ven对van的态度有些无可奈何,看到对方闭起眼睛,明显不想继续开口后,转向后方,对坐在另一边袍子整的一丝不苟的弟弟说到“r oxas,唔、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不过....你看sora也是在狮院。”

ven好像对现在情况描述有点束手无策,虽然知道弟弟并不需要解释,作为哥哥还是对不能照顾刚刚入学的弟弟有些沮丧。

这也难怪作为第一个入学的家族长男,ven入学进入了鹰院,在一起去报道的半路上van不知道溜到哪里,之前叫嚣着连个正经黑魔法课都没有的学校才不去。

ven一直知道van拥有异于常人的行动力和计划性,倒不如说兄弟四人都有着相应的信念准则。但是ven没想到van会选择在去学校的火车上逃跑。

当然就结果而论行动是失败了。

分院帽宣布分院结果之后ven才有种尘埃落定的安心感,他无视van像毒蛇吐信的阴森眼神,满脸微笑对van比了个遗憾的口型。

那之后的兄弟磕磕碰碰暂且不提,过了一年ven就在新生入校仪式上看到了明显过头的sora,当时ven只有梅林再上这一个念头,你要知道巫师只有在适合的年龄才会收到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天知道sora怎么会堂而皇之的坐到新生坐席上,他还没有成年!

van状态则是比ven好多了,毕竟sora和他一模一样的长相在sora出现在礼堂时就足够引起注意了。


2
“....”人不是东西,或者说虽然可以被称为东西但是从根本不是一种类型,你这个坏东西、赔钱货这些名词也只是代称。人是活生生的拥有温度的,又和动物不一样没有温暖的毛皮,脆弱又坚强。

van把ven推到在地上后,脑海里无缘无故想起了很多,夏日里的璀璨阳光的金色还有春天软嫩的绿色新芽。复杂数流在脑海里闪过,van嘴张合数下,他分不清是刚刚两人扭打在一起过于激烈的打斗让自己呼吸急促起来而张大嘴渴求氧气还是有太多的话要向对方倾诉。

在van沉默下去后,室内只有两人浅浅的呼吸交错在一起,ven从手间的缝隙里看向对方,van浅色的瞳里燃烧着火焰熠熠生辉,也许是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ven一边感受着嘴角抽痛。

“我不认同。”反对的话就自然的说出口。

时间要回到一个星期前,刚刚搬到小镇上的一家四口发生了惨案,车祸夺去夫妻俩的生命,徒留四个兄弟相依为命。

在谢绝了又一波准备收留兄弟俩的人家,ven保持着笑容关上了门。

合上门,傍晚的余晖被阻挡在门外,室内余留一丝暖色的余温。也许自己可以休息下?ven直愣愣的盯着那丝从缝隙中伸展开来的金色线体,今天、不明天也不会有人来了,房间虽然没有收拾好,但是客厅的沙发对于现在他的身高来说也许真正好,ven还没来及把那瞬间的想法实行,嘎吱嘎吱木梯被人走过的声音传来,他不得挺起强打精神来应付下面的情况。

来人是他的兄弟,也是现在他最不想面对的人。

“结束了?”平淡的声音响起,ven能分辨出是从自己身后传来,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僵住了身体,刚刚打起的精神在声音下俱散,ven能够明显的发觉自己的变化,他对着自己朝日相处的兄弟产生了恐惧,他们是兄弟,所以这种感情是不应该产生的,也许自己只是需要时间,ven这样说服着自己。

“差不多可以准备晚饭了。”习以为常说着转移话题的话,但是这次对方明显并不打算放过他。

“和我一起离开这里。”

van说话总是很精简,这样重复强调什么真的很少见,平常他只会用那双亮的发烫的金色眼睛来表达不满,



评论
热度(4)
© 光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