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留

无趣的人

【雷卡】阿克汉姆小镇事件1

注意!剧情走向有借鉴coc跑团、具体规则简化隐藏

有自我意识填充内容

后续有克苏鲁要素(猎奇、血腥、精神污染等等……)

ooc

有其他人物出场








ok?


0

现在记录的并不是什么可以给人阅读的故事,只是心中有着一股冲动不停指使着我用还无法平静的颤抖指尖,在被血水泡过的的笔记本上写下扭曲的字体。也许明天就会忘记也说不定,但是在那之前........


1

下雨天,夏日的雨天,沉闷湿润。一切让人讨厌的气息综合在一起,连迈出的步伐也包含着懈怠感。路上的行人也匆匆走过,这种天气里没有人会想驻足在雨里欣赏下雨中的城市,满是钢筋和混凝土浇筑的城市大概将人心也固定住。

卡米尔站在委托人的房前,雨滴不断落下打倒他撑开的伞面上,深蓝无光的伞面不停反射的雨滴汇聚形成细小水流顺着伞檐落下。少年的浅灰色裤脚被不断崩落的雨滴染成深灰,握住伞柄的指尖微微发白,周边的霓虹灯也慢慢亮起,寂寥的街道上一个个商店橱窗也相接亮起。随着滋滋的电流响,像蛋糕上不断被点亮的蜡烛,温馨、甜蜜,不远处一家蛋糕店也放出温暖人心的音乐,老旧的唱片和着雨声奏响了有点奇妙的旋律。

这所有一切在来到少年面前时戛然而止,还没有点亮就被吹灭的蜡烛、被切掉一角的唱片,被人按了暂停的舞会。

这是个信号,提醒少年的信号。

“吧嗒。”卡米尔合上伞,雨滴顺着他的额把黑发打成一缕缕,又顺着少年精致的下巴滑进衣领。长时间握伞柄的手有些迟钝,稍微用了力才堪堪打开门扉,“叮铃。"欢迎的铃声响起。雨滴和着湿气顺着门缝蔓延入房间中,灰尘、泥土混着水腥气实在让人怯步不已。卡米尔没有在意这些,反手关上门走进黑暗之中。

2

【怪物猎人】在现在的年代里听起来有些破天荒,不论是现在流行起来的中二或者说土总是能能往上参一脚。鉴于对方实在是不能够可以跟上潮流的人,雷狮没有打断对方的叙述,他在沙发上调整了一个姿势,忍住把脚翘上沙发的冲动,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有听对方喋喋不休的废话。

没错是【废话】

鉴于他的职业性质,被害人的委托总共分为大致三类,当然种类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总是会把自己如何受害,又或者发生事件的时候在干什么、甚至细致到自己晚上配菜,每条没点都不停叙述。眼前这位大叔当然也是,还算是能看的长相,前提是抹去浓重的黑眼圈和不停向瞳孔绕进的血丝,皱巴巴的衬衫还有不住搓着的双手。

对方还在重复自己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惧,雷狮有些无聊的打开手机刷起了公会的社区,是恐吓还是跟踪呢?也许应该把对方扔个某个正义心爆棚的骑士,还是警告下某个不嫌事大的魔女,海盗团没有那么多闲功夫接待神经质的社畜。定时提醒了雷狮时间是下午4.00,距离卡米尔下课还有30分钟,早在话痨先生进入事务所前,帕洛斯就以前几天请了年假为由溜之大吉,顺便还美名其曰自己不会开车顺走了佩利。

【虽然是休假,偶尔也需要点工作吧~不用谢啦☆】这种充满了毫不负责的个人特色介绍信,一瞬间很想关上门,但好歹是公会介绍来的人。

也许是宿醉还没有清醒,雷狮抱着暂且听听也无妨的心态,接待了对方进入事务所。之后不用多说对方开始长达40分钟的喋喋不休,但是也差不多到达极限了。

“之后我就昏迷.......”

雷狮合上手机,膝盖微弯曲,脚跟准确无误的磕在实木面板的会客桌上,厚靴底和桌面相接发出了“咚。”的响声。

对方措手不及被响声下了一跳,和本来句子没有关系的话脱口而出。

“....鱼脑袋。”

意识到自己究竟说出了什么话,男人的面孔一瞬间露出了世界末日的表情,过于扩大的嘴角和凸出的眼球实在是难以入目。

“连余兴也算不上的委托呢真是。”保持着那副模样,男人下意识往声音方向看去,“委托我接了,左转出门不送。”怎么样都不能算是可以抚慰心灵的话语,但是在男人耳中被【拯救】一样的感触不停放大,理智恢复的时候已经从那间事务所中离开了,手能感受到硬质的卡片,视线汇聚到一点男人注意到上面的文字是—————— 雷狮海盗团事务所。


3

记忆是种暧昧的数据似的物体,庞大并呈现迸流状态,在名为脑内的图书馆内折叠挤压然后投入灰尘中渐渐遗忘。人们对莫件事情热衷的时候那部分记忆便会被从数据中提取出来反复加工思考,提取其中的所以他们来说最重要的部分进行美化,至于真实的意义谁也不会在意的。

而对于那些恐惧又厌恶的记忆他们会想方设法的把它们置于灰尘中或是碾碎它们又或是关在箱子里,然后以他们的方式遗忘钥匙来达到再也想不起来的目的。

然而有锁孔的箱子被打开是必定的结局,人们探究名为潘多拉的宝箱这一行为从未停止过。

你在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以为是记忆的掌控者却被记忆掌控,希望你不会是下一个。

卡米尔翻到书的最后一页时,讲台上的老师正好在黑板上画上最后一笔,字体苍劲有力,最后一个勾龙飞凤舞,少年忍不住转了转手中的笔在空白的扉页上写上(记忆)两字,字体有时候可以反映人的一些特质,但是在刻意的练习之下也会变的暧昧不清。

还有余墨湿润的字体和记忆中的字没有任何变化,比起对方的洒脱稍显一分拘谨,但也只是那么一点点。课程还在继续,然而后面的内容对卡米尔的吸引度稍显不足,同桌金大概早已经发现这点,他借用前方人员交错的身型造成的视线差光明正大的补起了觉,手机微微的震动让他收回视线。

【有活动,老地方见】没有署名的简短信息,不给对方添加信息简直像两个人无声的默契,卡米尔没有犹豫就回复了过去。
【好】

待发送成功的提示出现,少年把书本整理到一旁随后毫不犹豫戳醒同伴的好梦。金大概还在迷糊状态,睁着朦胧的蓝眼睛有些迟钝的对卡米尔点了点头表示会帮他打好掩护,末了还比了个加油的手势,不知道脑袋里想到了什么。

等讲台上老师再一次转过身子,在黑板上写起文字,卡米尔就这看准的时间从后门走出。秋季风已经开始微凉,一旁的树木颜色也开始微微泛黄,转过一道弯和门卫大叔简短的打了声招呼,少年便光明正大的逃课出了校门。

离开了学校稍显茂密过分的树荫视线豁然开朗。教导逃课的始作俑者便站在那里,黑色的夹克外套随意的担在车把手边,身下是拥有金属光泽的曼妙凶兽,如今停靠在路边温顺柔和,如果对方拧开开关便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

雷狮任由卡米尔针对爱车的视线,在从头到尾的扫视结束后他拿起一边的头盔,随意的扔给对方,偏头道

“这次你来?”




评论(7)
热度(20)
© 光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