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留

无趣的人

(all咕哒子)梦中降生

⚠️ooc、小学生文笔
all咕哒子、友情以上 、恋以下
 有玩梗致敬(x)
 
        世界的尽头什么都不存在,到哪里都是同样的路。
        风沙包含着热浪向艰难行走在沙漠中的人推去“哈.....哈....”坏掉的风箱似的声音不断从破旧的斗篷中泄漏出来,无尽的沙海和蒸腾的热气让立香觉得自己是挂在烟囱上的熏肉,她猛烈的摇了摇头,好把脑袋里奇怪的妄想摇走。也许是缺水导致的幻觉。

       立香好像看到马修向自己展示她刚做好的蛋糕,粘稠的果酱顺着松软的胚体流下,香甜的果香确实从嗅觉传到至大脑中,恍惚中面前无尽的沙海开始产生变化,立香拽住斗篷以防被风吹走,反手扔出小刀。
        噼啪的一声响,现实犹如破碎的玻璃一样开始奔溃,一起消散的还有沙海和燥热的空气,下一瞬间梦境消失。
        扑通,清晨早起准备早餐的马修准确的获取到这一声响,转身时深蓝的裙角划过一道弧线,踏过有些年岁的楼梯,小心让餐具不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她到达楼梯的尽头一扇门前,“咚咚——”声音不大,足以让里面的人注意到了
     “来啦!来啦!”欢快的声音从厚实的门里传来。吱呀——门打开了,里面伸出了一个橙色脑袋,乱糟糟的头发上挂着因睡觉不太老实显得干瘪的缎带。
        从马修手中接过餐盘一边让开位置,招呼进入房间。哗啦啦—桌子上的杂物随着橙发少女的动作掉了一地,喷火蜥蜴含着的橙红宝石、从星星掉落的五角碎片、东方来的深紫丝绸布匹,独角兽的水晶,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怎么了么?马修?”察觉到目光立香回头,含着缎带一手抓着头发眨巴眨巴眼睛问到。
       马修轻笑着接过立香手中的梳子,“没有什么,只是每次来前辈的房间里能看到各种的风景,很不可思议。”
    “我倒是觉得蛮普通的。”立香从镶着琉璃的镜面中看向马修熟练的为自己扎起辫子,阳光柔和了少女的侧脸。
    “马修”
    “?”
    “下次做个蛋糕试试吧。”
      结束早餐,跟马修道别后,立香坐在桌前一遍把玩着今天从梦境中带出的牛皮纸,原本温柔的笑脸慢慢冷却,身体的感觉还未平息,自己好像被撕裂成两个。
       明明这样的生活已经开始了不少时间,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产生实感,放松身体向后倒去,温暖的阳光气息徐徐传来。
       稍微在睡一会好了。
       这次梦中没有出现热浪的沙漠和滚滚的粉尘,在一片平和的花园里,她从那里起身,橙色的头发里落满了各色的花瓣,她转过头看到了他。
 一如既往的削着木头,十字钉、刺刀等等危险的物品堆了一地。
     “呦,终于醒了么~大小姐。”随手扔出削了一半的木雕,立香目光随着那抛物线远去。
        是枝玫瑰花?
     “还发着呆呢?”头发被揉乱,立香纠结的看着从发间掉落的花瓣。
     “罗宾!你..”
     “哈?”
       想帮我摘掉花瓣就不能直率点么……鼓起脸颊,有些埋怨道瞪着眼前人,罗宾好像没有看到立香眼中的埋怨,将最后一瓣花朵抖落。
    “快点清醒吧,今天的课程可不是平常可以比的。”
    “清醒?”我不就醒着么……
       好痛……从身体中细细的钻碾的痛觉,立香捂住眼睛轻吟,梦境开始变化。意识到的那个瞬间过去和未来再次切裂,立香看着年幼自己伸出手抓住罗宾斗篷的一角,无邪、脆弱的笑着一步步入森林。
       她站在原地考虑着这次梦境到底何时结束,也许是那个让人安心的存在已经不在,本来环境温馨的花园也开始寂寥,花瓣开始枯萎,长时间的无聊   ,等待让立香开始稍有烦躁。
      枯燥的等待中立香想起之前那个浑身花瓣自称梦魇的魔术师说,自己的定力不太够也许需要一些锻炼。
      见鬼的锻炼.




———————————————————————
标题是王国之心的(x
开头是狼雨,这两个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这次风格大概会像这两个靠近....大概就是大长篇

应该是怪盗paro,立香通过梅林拉皮条(???)从各种人梦境里偷盗宝物,梅林靠着立香梦得意活动链接现世,梅林称咕哒子是有着黄金梦的人(美少女战士 小小兔)

评论(8)
热度(32)
© 光留 | Powered by LOFTER